全球智库

诸大建:ESG不是伦理道德,而是企业向可持续商业转型的新工具

2024-01-03 17:08:06 mana 160
12月15日,2023澎湃新闻责任践行者年会在上海·绿地外滩中心如期开幕。本次年会以“绿色可持续,韧性高质量”为主题,邀请了来自国际NGO、科研院校、国际评级机构、公益组织及企业的众多重量级嘉宾,从不同角度和领域分享经验、探讨问题,为应对全球气候挑战、推动企业践行ESG、促进绿色金融发展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法。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表以“从ESG到可持续商业”为题的主旨分享。他认为,CSR只是对传统企业模式的一个修补,ESG的核心是将企业从利润最大化的模式转变为可持续发展导向的模式,创造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新文明。诸大建认为,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企业需要把ESG纳入自己的整个管理体系,以此为手段推动企业转型。


图片关键词


以下是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的演讲全文:
非常高兴参加会议讲一讲对ESG的看法。ESG现在很热,在座好多也是研究ESG的,我想讲一个基础性、前提性的问题,即ESG跟CSR到底有没有区别?为什么有了CSR还要提ESG?观察现在这方面的许多信息可以看到,假如说对这两者的区分搞不清楚,那么我们就不可能抓住风口而是失去风口。
现在大家讨论ESG关注技术性问题比较多一点,评级、信披,然后投资。实际上联合国在提出ESG的时候是有一个雄心的,就像我们的能源革命要从化石能源变成可再生能源进行大换血一样,它的雄心是要推进企业从原来的利润最大化的模式转到一个可持续发展导向的模式,现在搞研究把这个定位叫做建设可持续的商业文明。对待传统企业模式有两种不同意义的调整,早一点的是1950年代开始的企业社会责任即CSR,晚一点的是1990年代可持续发展战略确立后发展出来的企业环境、社会、治理即ESG。我的主要观点是,CSR是对原来模式的一个修补,比如说原来的版本是1.0,它可能变成1.1、1.2;而ESG是要创造2.0的全新版本。现在ESG热的一个问题是把ESG简单当作CSR的翻版,或者从CSR的伦理角度解读ESG。我想就ESG如何不同于和超越于CSR,讲三个基本问题,供在座的各位参考。
第一个观点,回答ESG到底是什么。现在讲ESG经常有一个误区,认为CSR到ESG是一个线性的概念延伸。大家知道,CSR的概念是在可持续发展概念以前提出来的,很长时间CSG的内涵是发散的、是没有结构化的。CSR稍微体系化的概念是1979年卡罗尔的金字塔模型,自下而上是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伦理责任到慈善责任。把CSR落实到一些标准化的指标,是1997年以后才开始出现的,例如以前的SA8000。
ESG发生的背景不是在这个上面,ESG的背景是在1992年里约会议联合国确立可持续发展战略以后,主要的推手是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其中标志性的时间是2004年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发布的《在乎者赢who cares wins》报告,这个报告提出了ESG的框架,然后有了指标的开发和指数设计,例如2007年的明晟ESG指数。现在有人说ESG是西方的概念,甚至有人说用西方的ESG讨论中国企业发展是不是有种阴谋论的味道。这里的一个重要误解是不知道ESG是联合国的语言,而不是西方的语言。这与我们中国现在积极参与联合国的应对气候变化、进行气候转型是一个道理。
现在大家都知道ESG有三个东西,一是环境,二是社会,三是治理。实际上安南在2000年发起成立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UNGC)的时候,已经把治理纳入可持续发展,提出了四个支柱的框架,四个支柱是经济支柱、社会支柱、环境支柱,加上一个治理支柱。这以前,评价企业的财务绩效和财务信息已经有非常规范的一整套东西,评价企业可持续发展其他三个维度是新东西,所以2004年的报告把其他三个并起来统称叫非财务绩效和非财务信息。可持续发展原来的四个支柱就变成了一对一,把非财务的其他三个并起来叫ESG。后来的许多ESG指数,就是按照这个思路设计和展开的,这在以前的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是没有的。
我十多年前开始担任几个跨国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国际专家委员会,比如说瑞士的芬美意,它现在跟荷兰的DSM合并了。它的企业战略就是四个G(governance、growth、green、group),可以跟经济、社会、环境、治理对起来。这么一个脉络实际上就是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操作化的脉络,它完全不是在CSR上面过来的。原来的CSR是没有governance这一块的,governance是搞ESG特别强调的。所以安南被认为在ESG方面做了三方面的贡献,一个是推动了ESG概念的产生,二是促进了资本市场的ESG投资,三是把governance放进企业管理实务之中去,强调企业组织框架需要进行面向可持续发展的变革。搞CSR,通常是企业公关部门的职能,有一个部门去搞就行了;但是搞ESG,是需要一把手推动,企业整个组织架构进行变革的。
ESG概念的历史,从2004年《在乎者赢》报告起算,到现在最多也就20年。现在有些人说他搞ESG搞了30年,我感到很莫名其妙。还有人讨论说这是从1960年代的环境问题开始发源的,我也感到莫名其妙。所以我讲ESG,特别希望把ESG是什么的来龙去脉问题讲清楚。现在大家热的时候需要讲点冷思考有推进意义的话,需要把路子搞正确,中国才能站在高地上,促进我们的企业从做大到做强。
第二个观点,涉及ESG是为什么。谈到传统企业模式和CSR的时候,我们有句话叫做商业向右、公益向左。这是说,原来的企业利润最大化模式是商业的,不太考虑社会事务、环境事务,商业向右是赚钱越多越好,不考虑赚的是什么钱。后来觉得这样一种模式不利于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所以提出了伦理、慈善等,CSR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出来的,所谓公益向左。CSR很长一段时间是脱离商业的主营业务,脱离企业的本性在讨论捐款、慈善、公益等问题。这个偶尔做做、平时做做、大公司做做,绝对是应该的,设立企业公关部门就是要专职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把这个作为主流,企业是活不下去的,所以回过头去看,在2004年的报告里面,第一句话就是强调投资ESG是有巨大回报的。
所以为什么要提ESG,就是要超越CSR。CSR是企业对外做慈善做公益,你可以跟主营业务没有联系,你可以烧钱,你可以看到大公司每年在企业盈利里面拿出一个百分点或者两个百分点,几百万或者几千万去做公益,不要求公关部门有商业的回报,所谓doing good by doing well。但是ESG的目标要比这个超越一步,商业和公益在CSR中是相背而行的,现在要相向而行,要能够在社会事务当中发现商机,所谓doing well by doing good。
ESG强调解决社会问题是企业的价值体现,企业解决社会问题越好,你的商机就越高,这是ESG的初心和一个根本性观点。这个观点跟我们现在从CSR宣传ESG是不一样的,把ESG说成是与CSR那样的烧钱的事情,对我们许多企业特别是中心企业来说会感到压力,会感到烧心,就会感到没有积极性。实际上ESG的出发点是让企业通过解决社会问题做大做强,有更好更多的商业机会,赚取长期主义的负责任的钱。因此不是资本市场投资要搞ESG,而是所有的企业都要有ESG的思想,在解决社会问题当中把企业做大做强。
刚才的会议发言中讲到刚刚结束的COP28,为什么说巴黎会议是全球气候问题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关键在于把以前用自上而下的计划经济思路分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权的做法推翻了,开始采取自下而上的国家志愿贡献即NDC思路,每个国家自愿上报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目标,过五年进行目标更新,然后一步步向温升不超过2度和1.5度的目标靠拢。这样一来就激发了大家的积极性,觉得排放权多其实不是优势而是劣势。反过来,可再生能源替代得越多、越快,对排放权的关注就会越少。所以中国这几年投资可再生能源,对国家对企业带来的绝对是商业机会,而不是以前认为的排放压力。我们现在出口的新三大件即新能源汽车、风光设备、锂电池或动力电池,成为新的绿色经济竞争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从这些事例可以看到,ESG不是要烧钱做与经济发展与企业主营业务无关的事情,而是要发现解决社会问题、解决环境问题发现和创造新的商业机会。ESG需要与企业商业活动强相关,要用这样的方式把企业做大、做强,这样宣传就比CSR的立意和目标要高得多了。
第三个观点,回答ESG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为什么搞ESG能够赚钱,除了讲清楚是什么、为什么的问题,还需要掌握怎么做才能负责任地赚钱的管理新工具。现在许多宣传没有进到这个专业性、制度性的层次中去。其中最基础性的能力和方法是,企业搞ESG必须要懂得重要性分析和重要性矩阵或实质性分析和实质性矩阵。
我参加几个跨国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咨询会议,每年去搞头脑风暴,重点就是讨论企业下一年度的重要性矩阵,里面哪些是企业最要关注的事情。重要性矩阵的横轴,是对企业、对财务有重要性的事情,箭头越往右越重要。竖轴是对社会事务、对利益相关者有重要性的事情,箭头越往上越重要。
从重要性矩阵,你可以发现传统的利润最大化模式是在横轴上强调要干赚钱最多的事情,传统的CSR是在竖轴上强调要干对社会有用的事情,两者的方向是相反的,需要的资源是对冲的。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主营业务是两张皮,结果就容易造成蛋糕不变分蛋糕的零和博弈。搞CSR老是让企业分蛋糕,不符合企业的本性,不会带来激励机制,甚至会逆向导致企业发生漂绿的行为。
ESG是要企业与利益相关者一起创造价值做大蛋糕,是加和博弈。ESG不是伦理道德,它是企业向可持续商业转型的新工具和管理手段。重要性分析是要在重要性矩阵的右上象限发现既有企业财务收益,又有社会影响力的事情。就像写学术论文要有方法,企业ESG报告对环境、社会、治理事项的选择,目标制定和实施,结果的信息披露,是需要以重要性分析为基础的,这是企业搞ESG必须养成的能力和方法。现在国内的非财务报告把CSR、ESG、可持续发展报告混在一起,由此说中国企业搞ESG的数量占了30%多。其实许多CSR报告不是真正的ESG报告,它们是没有重要性分析的,即使有也没有经过细致的利益相关者沟通。
按照重要性分析,企业ESG报告要披露的信息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企业搞社会事务也不是越多越好。如果你的报告把一般性的非重要的信息讲得很多,最重要的事情却不披露或者蜻蜓点水,那你就不是真的在搞ESG。重要性分析作为企业ESG的方法工具,意义在于企业一年当中的人财物等资源是有限的,你必须要在许多社会事务中找出权重大、重要性最高的那个部分。如果重要性分析有问题,就不可能在评级中得到好评。
举个例子,可以讲讲茅台在MSCI评级中的境遇。MSCI评级有7个等级,3个A级的,3个B级的,CCC属于最差的一级。茅台开始的评级是B,到了2021年却得了个CCC。道理在于什么?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茅台酒业涉及的环境事项中,很重要的是水资源如何有效利用,如何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原则。但是它的ESG报告对这方面的重要信息却披露不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却罗列了一大堆。后来2022年茅台拼命补课,又重新补回到B级。
重要性分析要区分最重要的、一般重要的和不重要的事项,要确定这些事项属于环境、社会、治理的哪个领域。不同的企业属于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重要事项,这样写出来的ESG报告,既符合国际规范又有自己的特色。此外,重要性分析也可以用来识别商机和风险,例如诺基亚的ESG报告,重要性矩阵中用颜色深浅区别机会与风险,颜色越淡风险越大,颜色越深机会越多。机会是企业发现正的影响,风险是企业规避负的影响。在碳议题的分析中,正的机会叫做碳手印,负的发现叫做碳足迹。这些都是企业学习搞ESG的基本套路,是我们当下的ESG热潮中需要强调和关注的。从中可以看到,ESG报告其实不是写手写出来的,而是企业改变管理模式做出来的。
我就围绕ESG跟CSR是不同的东西,讲以上三个方面的问题。我要强调,我们现在处在ESG风口的起点上,一定要把路子搞正,搞清楚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对所有企业都是有帮助的。
谢谢大家!



图片关键词

微信截图_20231201154814.png

微信截图_20231201154852.png

微信截图_20231201172514.png